宠物狐狸安卓

座 机:宠物狐狸首页
手 机:13842593595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狐狸 > 宠物百科 > 正文

“幻——鸥洋·杨缨双个展”5月10日将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宠物狐狸 发布时间:2019-06-10 浏览:33次

“幻——鸥洋·杨缨双个展”5月10日将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展期:2019年5月10日至5月24日展厅:5、6、8、9号主办:广东美术馆协办:杨之光美术  鸥洋和杨缨是两位当代十分具有特色的女性艺术家。   鸥洋被称为“中国意象油画的拓荒者”,是杨之光先生的夫人、杨缨的母亲。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活跃于画坛,她早期的作品倾向写实,风格转折出现在参加赵无极先生当年在浙江美术学院(现名中国美术学院)的油画研修班后。 显然,赵无极先生对她的艺术风格造成了重大影响,她的作品也从此走向去物质化与抽象化之路。

  杨缨在少年时代已展露了出众的才华,在广州美术学院附中时期,她在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举办了首次个人油画展。

在杨缨的艺术世界里,山水、植物、动物、女性皆在她的梦幻作品中获得新生,她以她独特的女性视角和艺术语言自然而然地将其付诸笔端。 鸥洋《小虫看世界》宣纸没色83cmx112cm2019年  为了展现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新变化,广东美术馆筹备了此次“鸥洋·杨缨双个展”。 广东美术馆希望借此机会,展现中国当代艺术的多样性。

两位艺术家分别作为老一辈和新生代艺术家在艺术上的探索,可以说是中国艺术充满活力和无限潜能的象征性代表。 广东美术馆也希望透过本次展览窥探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足迹,以此给予观众不一样的艺术体验。 鸥洋近照  鸥洋:无压抑感的遐想,带着迟缓宁静  鸥洋拥有一种属于女性的并且极其敏锐的对光与色的直觉,作品处处流光溢彩,充满雾气,透着南方温润气息,流露出对形式和物质的想象。 这样一种出自内心的情感因素,使其作品充满一种丰富的语言和变幻无常的生命迹象。

在这里,目光和直觉为其命名,充满朝气的喜悦在触摸这些流动的意象,让我们能够实在真切地去想象。

鸥洋《蝼蚁寻梦3》麻布、油彩、综合材料128cmx128cm2019年  同时,它排除的是一种表层和虚浮的形象,让人能够深入沉浸在一种不断涌动的冲动和遐想中。 鸥洋的作品充满了水性的物质想象。

赫拉克里特曾强调万物在永久的流动中,在鸥洋的作品中,这便不再仅仅是一种流逝的形象和不会终止的梦的无为命运。 这种无压抑感的遐想,带着迟缓的宁静,让人相信河中水草必然带有水的“灵魂”,潺潺细水,薄雾萦绕。

杨缨近照  杨缨:粉红色贯穿了所有画面,轻盈且透亮  杨缨在广州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到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后至美国加州大学波莫那分校艺术系深造,之后又回国攻读了国画系研究生。 纵观杨缨近年来的作品,她自始至终保持着一种澄清和通透。

她的世界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梦幻和纯真微妙的情绪。

粉红色贯穿了她的所有画面,轻盈且透亮,伴随着少女、鲜花、植物、云朵、池塘和水草等形象。

杨缨《飘雪梦幻夜》绢本设色133cmX133cm2018年  毫无疑问,一直能如此单纯地创作和生活在当下是难能可贵的。

杨缨不会过多地在作品中附加某种深刻的观念,而是彻底沉浸其中去感受生活,她的生活即是她的作品,因此她作品中的放松,甚至任性,带着独一无二的真挚情绪,带着她的体温,充满生命的激情。 《美艳的精神梦幻》文/尚辉  两年前我意外地收到杨缨寄来的台历。

按说,《美术》杂志年终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家涌寄而来的年历,但唯独杨缨的这本精致台历我带回了自己的家,而且放进自己的卧室。

  这本台历的确很好看,除了杨缨画作始终渲染的淡雅而温婉的紫色之外,其人物形象处理也显得特别的生动和概括。 这些画作虽没有细致刻画人物面容与眼睛神态,但通过那些画面人物的肢体语言,却很能够表达青年艺术家对当代城市生活的鲜活感受。

她的作品始终以表现愉悦、表现欢乐、表现这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理想为主题,这应当说是她表达的来自内心最真切的东西。 所以,她的作品才会有“梦幻岛”——这种对人的精神乐园描绘的却离我们越来越远的“伊甸园”。 杨缨《人鱼之恋(之七)》绢本设色80cmX100cm2007年  杨缨作品的主色调是粉色、紫色和蓝色。 这些色彩给予人的审美经验往往是高贵、典雅、温婉和美妙,犹如月光下所能够看到的那种似具象又抽象的一种梦幻般的色彩。

而这些色彩都显然是欧洲油画作品中的经典色彩,好看却未必能够用得好,但杨缨却通过彩墨对其进行了转化、提炼和升华。

她的作品无疑是对自己理想梦幻与精神体验的一种探寻,作品里深蕴着中国绘画的艺术语言,她笔下的人物几乎没有勾线,也很少强调中国画骨法用笔,但写意用笔的特征却异常鲜明。

也就是说,在杨缨的画作里有水彩画那种画水的清新、畅快与明丽,而这种轻快和靓丽又强调笔性的洒脱、笔触的意写,是水彩的别体没骨画法。 她的人物形象不过多追求坚实的造型感,甚至明晰的形象,而是强调在绢上把色和水能够自然留住的一种形象痕迹,并通过撞粉、撞色和撞水来“破坏”它的完整性,体现了现代主义那种意料之外的审美“奇遇”。

  应当说,杨缨已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艺术道路,这在美术界的“画二代”中并不多见,但她却轻车熟路,其画风的明快、高贵和婉约始终绽放出少女般的清纯与烂漫。

所以我依然希望能够把杨缨的画册放在自己的书房里,常读她的画让自己还能够有梦想。 (尚辉为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主编、博导)2019年4月部分作品欣赏。

上一篇:景顺长城量化新动力股票(001974)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万家鑫安纯债债券A(003329)基金基本概况